<sup id="qscyq"></sup>
<rt id="qscyq"></rt>
<rt id="qscyq"><small id="qscyq"></small></rt>
<acronym id="qscyq"></acronym>
<acronym id="qscyq"><center id="qscyq"></center></acronym>
您好!歡迎光臨大得利制藥有限公司!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以人為本    專心做好藥 People oriented to concentrate on good medicine
服務熱線 0931-8505638
1600_225px;
新聞動態
News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動態>行業動態
2018年全球抗腫瘤領域交易火熱
日期:2019-06-12 來源:醫藥網 【打印】

抗腫瘤領域是全球醫藥交易最活躍的領域之一,2018年抗腫瘤領域的交易價值再次大幅增加,達成的交易總額比上年提高50%以上。

抗腫瘤領域交易特點

2018年,大多數大型制藥公司在抗腫瘤領域都很活躍,全球排名前30的制藥公司中,有21家在抗腫瘤領域至少進行了1筆交易,這些公司的交易額約占2018年整個抗腫瘤領域交易額的25%。

百時美施貴寶(BMS)和默克在2017年抗腫瘤領域交易榜單中名列前茅。但在2018年,BMS在抗腫瘤治療領域只進行了1筆交易:與Nektar就經過修飾的IL-2候選藥物NKT214達成36億美元合作協議。從交易數量上來看,默克繼續保持抗腫瘤領域的冠軍地位。Gilead共進行5筆抗腫瘤領域的交易,其中3筆價值超過10億美元,這從側面反映了Gilead從抗病毒業務向抗腫瘤領域拓展的戰略布局。

2018年全球抗腫瘤領域交易呈現三大特點:交易總額大幅上升,交易數量相對穩定;交易大多具有長期的條件性里程碑付款;實際首付款金額變化不大。

過去5年,圍繞抗腫瘤免疫的許可交易占主導地位,2018年在抗腫瘤免疫領域的交易總額超過10億美元。在這些交易中,只有兩筆交易以已上市項目為標的(默克與衛材、BMS和Nektar,均圍繞PD-1藥物新的聯合用藥開展),其他高價值的交易項目大多處于藥物發現及臨床前等早期研究階段(見表)。

此外,圍繞抗腫瘤領域的合作交易還呈現兩大趨勢:一是將創新抗腫瘤藥引入東亞市場,尤其是引入中國的交易越來越多;二是圍繞新技術平臺開展的交易越來越多。

中國買家亮眼

過去幾年,中國生物醫藥研發環境和創新藥市場發生了重大變化。之前,中國醫藥市場的一個關鍵特征是,缺乏最新一代抗腫瘤藥物,尤其是以PD-1藥物為代表的生物藥?;诖?,從抗腫瘤領域的交易角度看,越來越多的中國本土公司積極從外資企業獲取創新藥的開發權和銷售權,盡管這些交易的數量和金額相對較小,但中國醫藥行業的快速發展將極大推進此類交易的增長。

在這些交易中,知名度較高的案例有:2018年11月,百濟神州與加拿大Zymeworks公司合作,百濟神州獲得 Zymeworks 處于臨床階段的雙特異性抗體候選藥物ZW25,以及處于臨床前階段的抗體藥物偶聯物(ADC)ZW49在亞洲(日本除外)、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開發和商業化獨家授權。Zymeworks將獲得4000萬美元的預付款和3.9億美元的開發和商業化里程金。2018年6月,總部位于蘇州的基石藥業與美國Blueprint Medicines宣布達成獨家合作及授權許可協議,推進激酶抑制劑avapritinib、BLU-554及BLU-667在大中華地區的開發與商業化。Blueprint Medicines將收到4000萬美元的預付款和3.46億美元的里程金。

中國公司與其他國家和地區公司的合作一方面加速了海外創新藥物進入中國,另一方面也加速了中國原創新藥的開發速度。比如,2018年底,信達生物與禮來公司合作開發的PD-1藥物信迪利單抗注射液獲國家藥品監管局批準用于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療,成為中國市場上第二個國產PD-1藥物。

除中國以外,東亞其他國家的制藥公司也有不俗表現。2018年11月,韓國LG化學公司與美國公司Cue Biopharma簽署了一項協議,獲得后者的核心產品CUE-101以及“T細胞靶向腫瘤免疫療法”在亞洲的開發及商業化權力。根據協議,Cue Biopharma將獲得4億美元的研發里程金,除此之外,這筆交易還包括一筆未披露的預付款和500萬美元的股權投資。

與此同時,作為中國科技公司頂級投資者的高瓴資本,在2018年9月完成了一筆價值106億美元的投資,投資標的涉及醫療保健、消費、技術和服務行業,該投資金額刷新了亞太地區私募股權融資的記錄。

新技術平臺交易旺盛

綜觀2018年全球抗腫瘤領域的交易趨勢,除中國增長格外搶眼外,圍繞新技術平臺開展的交易也越來越多,尤其是T細胞療法、雙特異性或多價抗體。上表顯示,盡管大型制藥公司通常是新技術的買家,但小型創新性公司也是不容忽視的力量,其中最值得關注的就是Allogene的交易。2017年Gilead收購凱特制藥后,凱特制藥的前高管Arie Belldegrun和David Chang創建了Allogene,該公司主要專注于打造“同種異體”的新一代CAR-T療法。2018年4月,Allogene通過A輪融資獲得了3億美元的巨額資金(輝瑞持有該公司25%的股權)。同月,Allogene與Cellectis等多家知名生物醫藥公司達成合作,目標就是聯合多方力量共同打造“通用型”CAR-T療法。

從技術驅動的維度來看,近幾年許可交易所涉及的技術表明:臨床價值、注冊監管以及商業上的成功高度協同。數據顯示,2018年交易的主要驅動因素有細胞療法、寡核苷酸、作為免疫刺激劑的其他抗原等。相反,盡管圍繞抗體的交易數量占所有交易的三分之一,但其對交易額的貢獻明顯下降。

新的替代技術也是2018年全球抗腫瘤領域大型并購交易的關鍵驅動因素。其中,針對溶瘤病毒平臺的3項收購,從側面體現了制藥公司探索新的治療方式,以期達到精確治療的迫切需求。

2018年金額最高的幾項交易主要集中在CAR-T細胞治療領域:Juno作為該領域的領頭羊,前幾年進行了一系列并購,鞏固了其在CAR-T細胞治療領域的技術優勢。但在2018年初,Celgene以90億美元將其納入麾下。從交易額來看,該交易僅次于2017年Gilead 收購Kite的119億美元。

在傳統抗腫瘤領域,葛蘭素史克以略高于5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Tesaro,成了傳統抗腫瘤領域唯一一宗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并購案。Tesaro的產品組合包括最近批準的PARP抑制劑Zejula,以及一些包括PD-1藥物在內的處于早期臨床階段的腫瘤免疫類藥物。

2018年,禮來公司斥資16億美元收購了ARMO BioScience,將后者處于胰腺癌三期臨床試驗的聚乙二醇白介素-10候選物納入麾下。2019年年初,該公司又發動了金額更大的一筆收購,以8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Loxo腫瘤公司(該公司專注于開發基于特定遺傳缺陷的腫瘤治療藥物)。

2018年11月,基于一項“tumor-agnostic”的開發計劃,Loxo的Vitrakvi成功獲批用于治療攜帶NTRK基因融合的成人和兒童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實體瘤,成為美國FDA批準的第一個不分癌種、只看突變的廣譜抗癌靶向藥。而在此之前的2017年11月,拜耳就與該公司達成一項許可協議,僅首付款就高達4億美元。

2019年年初,BMS宣布收購Celgene,這筆高達740億美元的交易將極大地擴展BMS已上市藥物的治療領域,尤其是血液腫瘤和炎癥領域。除此之外,該并購將為BMS提供一大批處于晚期臨床試驗的管線藥物:如用于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的luspatercept、用于炎癥性疾病的ozanimod、用于多發性骨髓瘤的bb2121等。

此類規模的并購提高了行業對2019年的并購預期。

Copyrights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大得利制藥隴ICP備05004876號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0467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同升娱乐-同升娱乐-首页